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三十三章 再遇知音

江山基业 最新章节 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三十三章 再遇知音 https://www.ifzzw.com/274/274213/
  
  
    姜泫一席“君子四为”,引得了掌声雷动、赞叹连连,是太学多年未有的盛况。

    姜泫回到坛下,又听了一些学子辩论,到了午时难免有些饿了,这才起身离开。带着史阿和荆纬离开杏坛后,除了陈琳和董昭、董访兄弟跟来之外,又有一众士子尾随而来,有河东卫觊(字伯儒)、卫宁(字仲道)兄弟,有颍川胡昭(字孔明),有陈留阮瑀(字元瑜)。

    互相引荐结识一番后,姜泫有意结交,便邀几位一同宴饮,七人自无不许。众人出了太学,纵马驱车,放荡得意,绕着城墙到了上东门外。在护城河边,里马市不远,众人寻了一家酒肆,名为“清阁”,人流不多,但因为门内左近住的都是达官显贵,所以环境也置办得清新雅致。众人携手,便于酒肆内的露台之上置宴欢饮。

    这次聚会都是士人,与之前宴请丁晓、刘备不同,倒与宴请袁绍、曹操那回相似,很讲究礼法,而聚会的座次亦礼之一也,虽然都是平辈相交,又都是白身,仍不可混乱。

    陈琳扯着姜泫要坐西边上首,姜泫赶紧摆手:“吾有何能,而敢居上?还请伯霈上座。”

    不光陈琳想让,董昭也过来相请,说道:“伯霈高才,今为昭一语之师,当坐上首。”然后胡昭和董访也在跟着起哄。

    姜泫继续推辞,指了指陈琳,说道:“论年齿,吾为幼,当以孔璋为尊。”董昭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坐这个位置了,那就只有让年纪最大的陈琳坐西向东了。

    几番推辞谦让,大家又是以平辈论交,最终决定自西北乾位逆时针按齿序圈坐,先把桌案挪成八卦之形,然后依次是陈琳、卫觊、董昭、胡昭、阮瑀、董访、姜泫、卫宁逐一落座,史阿和荆纬在姜泫身后侍坐。

    众人落座后,寒暄几许,闲聊几句,就有酒保把酒食都端了上来。

    陈琳气盛,方才辩难逊于董昭,便想着把这个场子找回来,仗着自己文采出众,便说道:“秋高气爽,诸君共聚,当此盛会,安得无诗?”

    姜泫看了一眼陈琳,又看了一眼董昭,寻思陈琳文章通达、擅诗长赋,这是想露一露才学、找回面子了,他不清楚董昭文采如何,但想来应该不及陈琳,怕董昭失了面子,便想了个有趣又不失和气的方法,说道:“某正有此意。即可击鼓传觞,作诗助兴也。”

    一听击鼓传觞,众人大感兴趣。所谓击鼓传觞,是这年月所流行的酒令的一种,就是斟满一觞酒,按顺序传递下去,一人背对着众人击鼓,鼓声若停,酒觞落在谁手里,谁就必须饮尽,然后赋诗。若是其中有谁洒了酒,即为乱令,也必须饮酒、赋诗。此时各人正好圈坐,座位相距不远,略伸伸手,也就能传觞了。

    荆纬在后边一听,说道:“子泰啊,如此甚是有趣!”

    史阿晓得这个规矩,又见荆纬跃跃欲试的样子,便一欠身,说道:“阿愿为诸君弹剑,还请易之击鼓。”

    卫觊和卫宁相貌清秀且极其相似,但卫觊长了乱蓬蓬一撮大胡子,有几分粗狂之气。他诗词歌赋并非长处,突然一想到自己诗赋不行,但是喝酒在行啊。便说道:“如伯霈所言,子泰乃雒阳豪侠,易之亦东夏豪客,皆得一‘豪’字,为我等弹剑击鼓,我等不可辜负,正可放量。愚意,我等不必传觞,而轮番自斟自饮,饮酒必尽,不能尽者,与乱令同!”卫觊这是想赶快把大家伙都灌醉,然后让这个游戏快点结束。

    姜泫一想如此甚好,这样的话也省的传觞了,不必鼓声停才饮酒,上一个人饮尽,下一个人直接自斟自饮。若是鼓声停了,那人除了饮酒,再赋诗一首,如此更为尽兴。

    年纪最小的卫宁才十五,坐在姜泫右手边,便说道:“行令或从主,或从客。不如我等自末位起,便由宁始,诸君意下如何?”

    这边刚说完,酒保便送进来了行酒令的花鼓。荆纬接过花鼓,扭过身子,鼓声就响了起来。将将要轮完一圈,鼓声骤然停止,胡昭刚喝完,董昭才刚刚举起羽觞,众人皆道:“公仁乱令!”

    董昭无奈,只好斟满了酒,再一饮而尽,然后朝众人罗圈作个揖,看了看渐渐西沉的斜阳,随着“呛啷”一声,史阿剑响,这才曼声吟道:“习习初秋日,夕阳耀秋辉。把酒同游戏,露台鸿雁归。”

    众人听闻,尽皆鼓掌赞叹不已。这是一首应景诗,没什么深刻的寓意,不过也不失优美自然。

    第二轮,鼓声又响,从董昭开始,被点到的是卫觊,同样先是自斟自饮,待史阿剑声响起,还是一首秋诗:“金风扇素节,玉露凝成霜。登高去来雁,惆怅客心伤。”

    这首诗写的是秋愁,不甚欢喜,但好歹是卫觊从一开始就打了腹稿憋出来的,众人依然击掌赞叹。

    第三轮,卫觊有意让陈琳显示才学,故意停了久一些,等到鼓声停了,才将酒一饮而尽。陈琳提着酒壶刚准备斟酒,一见点到了自己,也不推脱,自斟自饮而尽,吟道:“驱车上东门,遥望郭北墓。白杨何萧萧,松柏夹广路。下有陈死人,杳杳即长暮。潜寐黄泉下,千载永不寤。浩浩阴阳移,年命如朝露。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万岁更相送,贤圣莫能度。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

    命途多舛,及时尽欢。众人面面相觑,这诗好虽好,但意境多少有些落魄惆怅,对未来的悲观与不确定,对当下纵情欢歌的吝啬。陈琳是有感而发,不觉坏了兴致,便尴尬地笑了笑,说道:“琳醉矣!诸君勿怪,酒令继续!”

    众人直接翻过这篇,第四轮点到的是阮瑀,这一首还不如卫觊为赋新词强说愁,也不如陈琳及时行乐,而是要死要活的真愁:“丁年难再遇,富贵不重来。良时忽一过,身体为土灰。冥冥九泉室,漫漫长夜台。身尽气力索,精魂靡所能。嘉肴设不御,旨酒盈觞杯。出圹望故乡,但见蒿与莱。”

    姜泫听了,差点一口酒喷出来,这阮瑀也就比姜泫大三岁,才十九,就又是“丁年难再遇,富贵不重来”,又是“身尽气力索,精魂靡所能”,还“冥冥九泉室”,一种怕自己不夭折的感觉。不过最后一句“出圹望故乡,但见蒿与莱。”倒是勾起了姜泫的思乡之情,不觉想起了在凉州父子兄弟齐聚的日子。

    又是一轮酒令,这回轮到姜泫了,方才阮瑀所做的七哀诗颇为悲怆,姜泫想着改一改这低沉的基调,将酒饮尽,刚想好了句子,便听到临近露台上响起琴声。琴声曼妙,行云流水,猛然间,琴意峥然,如蛟龙游走,却仿佛困于斗室。欲挣脱而不能,欲伏忍而不甘,含着一种说不出的晦涩、踌躇之感。

    姜泫端着羽觞,走到露台边,凭栏而望,见弹琴的是一老者,对面是一中年士子,旁边侍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老者与那中年士子皆是方巾直裾、文士打扮,小姑娘也是一派天真烂漫。

    老者一曲作罢,姜泫听了琴曲,便来了灵感,吟诵道:“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令德唱高言,识曲听其真。齐心同所愿,含意俱未申。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贫贱,坎坷长苦辛。”

    姜泫的这首诗,一气呵成,质直朴素,看似简朴、浅近,实则婉曲、深远。开头六句,直叙今日宴会又偶闻琴声。后几句,则是感慨数十年来,国政昏暗,自桓帝始,更是屡次掀起党锢之祸,无数清流名士,接二连三连地受到杀戮和禁锢,以致天下噤声。但世道如此,天下有志之士更应当快马加鞭、占据要津,以图拨乱反正,不要有无谓的顾及。

    那老者闻诗而知其意,将琴放下,朗然说道:“哈哈,知音难得,小友可否过来一叙?”

    姜泫也想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谁,曲中流露出的晦涩与踌躇又是否真如自己所猜测,便转过身,向众人告罪道:“泫暂去一晤,去去便回,烦请诸君稍候。”

    以琴会友,虽是雅事,但到底是扰了这边的宴会,姜泫过去,多少算是有些失礼。不过,陈琳向来喜欢这等风雅之事,卫觊巴不得这酒令赶快停了,董昭不拘小节,胡昭清雅阔达,这四个年龄大些的自无不允,剩下几个年纪小的也不会介意,便异口同声让姜泫去了。

    姜泫来到隔壁的露台,见这老者五十上下,三尺斑白长髯,面如古玉,风度闲雅。那中年士子三十有余,亦是须美如画、神采飞扬。姜泫到得隔壁露台,见二人气度不凡,想必不知是何处的名士、高人,便以晚辈之礼见过。

    那中年士子似乎对姜泫颇感兴趣,招呼他入座,眼神一直就没离开过姜泫周身。那老者倒淡然许多,只打量了一眼姜泫,便一边自顾自将琴收入囊中,一边说道:“哈哈,还都期年,不想再遇知音啊!

    姜泫谦虚地低下了头,说道:“先生谬赞了,小子何德何能,敢为先生知音?”

    老者没再答话,转而慢悠悠地吩咐小女孩,说道:“琰儿,为客人奉茶。”那小女孩沏了一杯茶,敬递给姜泫。姜泫接过耳杯,老者便问道:“小友可知,老父去年那位知音,可曾引出了何等大事?” (爱腐竹小说网https://www.ifzzw.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秋玦的小说江山基业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www.ifuzu.com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江山基业最新章节江山基业全文阅读江山基业5200江山基业无弹窗江山基业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秋玦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爱腐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