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二十二章 剑拔弩张

江山基业 最新章节 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二十二章 剑拔弩张 https://www.ifzzw.com/274/274213/
  
  
    姜泫走过一座座石碑,因为姜家世修《礼》,也正好看到一块刻着《中庸》的石碑,便停下来欣赏观摩,不自觉间,手指随着石碑上的笔画划动。蔡邕于书法之上的造诣极深,尤善隶篆,是数百年一出的书法大家。石经字体严整匀称、宽严得体,法度森严、中规入矩,又体法百变、穷灵尽炒、动合神功,堪称独步古今,乃是历代隶属之典范。

    正沉浸在银钩铁画间,突然听到后边人群中传出一声叫骂:“竖子寻死!”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姜泫循声望去,看到一个年轻的太学生不知因为什么被一衣着华服的王公子弟推倒在地,周围的人看到同窗被人欺负,纷纷上前,扯住那华服公子,扬言要讨一句公道,让其赔礼道歉。

    那华服公子想必是骄横惯了,见一群士子围住自己,立即招呼自己手下的壮奴过来解围,壮奴们二话不说就大打出手,读圣贤书的士子们,哪里是那些个壮奴的对手,顷刻间一个个都被打倒在地。

    刚开始,姜泫本不想横生枝节,但此时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便招呼道:“子泰、易之,且去相助!”

    姜泫一直在看石经,荆纬在一旁无所事事,等得昏昏欲睡。看到后边发生了冲突,好打抱不平的他早就按捺不住,这时一听姜泫吩咐要动手,立马来了精神,说道:“好嘞!”几个箭步上前,一手抓住一个壮奴的衣领,往后一拽,两个壮奴便被掷飞了出去。

    见荆纬力突然出手,还如此大力。几个壮奴便生了退却之心,刚要往后退,却被那华服公子厉声喝住。几个壮奴你瞅瞅我,我看看你,只得硬着头皮再来围攻荆纬。荆纬拳脚相加、大显身手,打得好生过瘾。史阿在一旁掠阵,只要见到有人要从背后偷袭荆纬,就窜上前抡起未出鞘的佩剑冲着脑袋砸一下,每出一次剑便砸倒一个壮奴。

    三下五除二,满地哀嚎,还站着的就只剩那华服公子一个人了。小元见史阿和荆纬大展威风,不禁一边挥舞着小食,一边大呼过瘾:“好啊!好啊!哈哈……”荆蓁则怕场面混乱,有什么闪失,急忙将小元抱在怀里。

    几个被揍的太学生纷纷向荆纬和史阿致谢,史阿连忙推辞说道:“举手之劳而已,若要谢,还需谢我家姜君。”说着,指了指姜泫。

    一群士子见姜泫才是正主,正要去向姜泫言谢,倒是那华服公子两步走了过来,上前指着姜泫的鼻子,喝问道:“你是何人,也来多管闲事?”

    姜泫向来看不起这等纨绔子弟,斜眼打量了他一下,说道:“你又是何人?堂堂太学,圣贤之地,也容尔等仗势欺人?”

    “呵呵……”那华服公子撸起袖子,说道:“你且听好了,我乃颍川张彻,我从父便是当今天子近侍张常侍!”数月前张彻派人在枣阳亭大闹一场后,便因为张让身边缺个知心体己的晚辈,便被张纶派到了雒阳。

    “原来是你!”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听张彻自报家门,荆纬立时想起惨死的父亲,顿时怒从心头起,大吼了一声,眼看着就要扑上来。

    光天化日之下,还是在天子脚下,若真让荆纬一时冲动当众把张彻打死,那后果不堪设想,到时候就连姜泫也护不了荆纬。史阿一想到这,连忙按住荆纬,低声喝道:“且勿鲁莽,若真打死了张彻,我四人恐都逃不出这雒阳!”

    荆纬不管不顾,还使着劲要往张彻身上扑,史阿怀抱着荆纬,双手死死扣住他两个手腕的关节,但即使这样,因为荆纬力气比他大许多,还是几次险些被他挣脱。只得一边勉力制住,一边在他耳边低声劝道:“易之!易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姜君在,定饶不得张家,若真动了手,只杀张彻一人而已,于张家无碍!”

    荆蓁就在姜泫身后,听是张家的人,也是眼中喷火、心中愤恨,无意间手上使劲,死死抓住了姜泫的胳膊。姜泫拍了拍荆州的手背,低声说道:“蓁儿,来日我定族张家满门!不过今日不是报仇之时。”安慰下了荆蓁,又见荆纬也被史阿劝下了。

    见姜泫四人那状态,张彻还以为是被自家的名头吓怕了,洋洋自得地说道:“张家的名声,想必你也听说过,如何?”

    姜泫冷笑一声,问道:“哼,那张纶可是你父?”

    “正是……”张彻刚答应,突然反应了过来,呵斥道:“你怎敢直呼我父名讳……”

    还没等张彻说完,姜泫撩起衣襟,身子后仰,右腿一提,一脚正踹中张彻前胸,张彻没学过武,本就抵挡不住姜泫这一脚,更何况是毫无防备,被这姜泫一脚连滚带摔踹出两丈多远。

    张彻捂着胸口,疼得满地打滚,一张嘴就带出一阵咳嗽,痰里混着血丝,张了张嘴却痛得说不出来话。

    见张彻被姜泫一脚踹翻在地,四周的学生、士子都齐声叫好,士人与宦官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几十年了,并且相互之间结下的血海深仇根本化解不开。这些学生、士子中有的族中长辈为宦官所害,有的家中被视为党人禁锢,更有的直接将宦官视为天敌。可如今宦官势大,其中为首的张让、赵忠更是权势滔天,不论是三公九卿,还是将帅长吏,皆一言而决生死,宦官及宦官党羽的亲友更是无恶不作。天下正直之士皆敌视宦官,但很多却是怒而不能言,甚至是不敢言。可如今张让从子、张家少君却被姜泫一脚踹翻,在场的人如何能不兴奋?

    欢呼声、鼓掌声响成一片,纷纷为姜泫叫好。一些太学生没见过姜泫,还在问左右同学姜泫是谁。一片见义勇为引来的欢声笑语,却被接连的呵斥声打断:“何故喧哗?何人在此闹事?”

    人群被辟开一条通道,来的是一队士兵,为首的一人四旬上下,头戴武弁,身着官服,佩戴黄绶,是个武武官。黄绶是千石以下、六百石以上官吏佩戴的。也不知是掌管此处治安的长官还是路过的某个军官。

    那人看了看瘫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的张彻和私下里瘫倒成一片的壮奴们,又见姜泫站在人群前,便向姜泫问道:“是你所为?”听起来,语气颇为不善。

    引来了军官,姜泫心中暗道一声麻烦,但没事还去惹事的姜泫,还怕来事?姜泫向那军官不卑不亢行了一揖,说道:“正是?”

    那军官仔细打量了姜泫,看气质和衣着,想来也是非富即贵。久在雒阳为官,他也知道万事小心,便稍稍放下架子,说道:“我乃开阳门候,换防经此,遇见斗殴,不得不管。你为何殴人?”

    原来是个六百石的城门门候,这算是在他辖区左近出的事,路过了,看到了,过来询问也算理所应当。

    姜泫指了指张彻,回答道:“此人于太学门前指使家奴行凶,殴伤多人,我只不过小施惩戒罢了,此间诸位学子皆可作证。”

    “对!”“没错!”“就是这浪荡子先欺辱我等!”

    一众学生、士子纷纷声援,那开阳门候也知晓了事情原委,大概就是哪个贵公子仗势欺人却触了霉头。想着这群学生天不怕、地不怕,不少人家里长辈都是朝中显赫,他一个小小的城门门候可惹不起,此地出事也算不到自己头上,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掺和为妙。念及此,便不再追究姜泫,而是让手底下的士兵先把张彻和他的一帮子家奴搀走,省得群情激奋再真打出了人命。

    张彻刚被两个士兵搀起来,终于缓过来了那口气,便喊道:“呀……呀……我乃张常侍从子!此人……此人……”说着,摆脱了两个士兵的搀扶,指着姜泫:“此人无故挑衅、殴伤我等,还出言不逊、辱我从父,简直大逆不道!还不快给我拿下!”

    “亲娘嘞!”那门候大惊失色,寻思张常侍肯定就是张让啊,怎么就碰上了张让的从子?自己倒来凑什么热闹?门候也是没办法,指了指姜泫,吩咐了一声:“拿下。”

    “喏!”一众士兵领命,就要上前来逮捕姜泫。

    “不许拿人!”“光天下日、朗朗乾坤你们还有王法吗?”“你这门候敢做宦官走狗,敢拿我清正士子?”……

    如果姜泫踢的是平常的王公子弟,那学生士子们还不至于如此激动。可姜泫踢的是张让的从子啊,这已经从私人恩怨上升到士人与宦官的矛盾了。见那门候下令拿人,一群学生士子围了上来,一伙人将姜泫护在里面,一伙人围住这队士兵,同时骂声、呼喊声不绝。

    “反了,反了!”张彻也是被学生士子们吓到了,惊怒之间,冲着那门候喊道:“这群士子是要造反!你快给我拿下!拿下!拿下啊!”

    “这……这……”在太学里大肆缉拿学子,若是出了事,他个六百石小吏可担待不起,正难办的时候不知谁踩了他一脚,这乱哄哄的又哪里知道是谁菜的,只得叫嚷道:“哎呀!是何人?谁敢冲撞……退下!退下!”

    “诸位不必如此,我姜泫一人做事一人当!”姜泫怕事情闹大,再连累许多学生士子,也在劝阻,可是群情激奋,如何能劝得住?

    “且慢,且慢!诸位且先住手!且听我袁绍一言!”人群中走出一人,不是别人,正是袁绍。袁绍、曹操等人本来也在看石经,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来,紧接着就是开阳门门候要拿人,太学生们奋起相救,眼见场面无法控制,袁绍察觉到人心可用,便赶忙出面干涉。

    在场的学生士子一听是袁绍,都知道袁家四世三公,袁绍折节下士、名声在外,还专与宦官及其党羽作对,便都暂时停了手,让袁绍出来主持公道。袁绍的名声,姜泫当然是时常听说,心中不禁暗道:“果然是树的影、人的名,群情激奋之下,后果难料,然袁绍一报姓名,便镇住了场面。四世三公袁本初,果然名不虚传。”

    见学生士子们都冷静了下来,袁绍走到姜泫身边,行礼问道:“足下如何称呼?”

    姜泫还礼,回答道:“汉阳姜伯霈。”说话的时候姜泫打量了一番袁绍,自己本就是英武俊秀挺拔之姿,只论相貌,还要胜过袁绍。但袁绍举手投足之间,却使人如沐春风,仪容风度,又让人心生追慕之情。

    袁绍转过身,又对学生士子们说道:“诸位且听我一言,有我袁绍在,定不让人拿走伯霈。诸位若是信我,就请稍安勿躁。”说着,就往门侯那走去。

    一旁的曹操也怕事情闹大,引来其他人,再把这群学生士子们都治个罪,那他们的前程恐怕就都耽误了。曹操见袁绍想要强硬赶走那门候,便先上前走到门候面前,路过袁绍身边的时候还轻轻拍了拍袁绍,袁绍自然会意,没有发作。

    曹操面带微笑,仿佛看到老朋友一般,说道:“郑君,可曾认得我?” (爱腐竹小说网https://www.ifzzw.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秋玦的小说江山基业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www.ifuzu.com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江山基业最新章节江山基业全文阅读江山基业5200江山基业无弹窗江山基业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秋玦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爱腐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