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二章 人证物证

江山基业 最新章节 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二章 人证物证 https://www.ifzzw.com/274/274213/
  
  
    庄兴与张纶勾结来往的书信,应该就是此案的物证了,而且基本上是现阶段唯一能够获得的物证,也就是说,韦驹手中,很可能没有丝毫物证,完全就是凭着王六的还很可能是屈打成招的口供来抓捕庄兴的。

    一想到这,姜泫不得不感叹,这个韦驹还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铤而走险。他回头看了一眼,史阿和荆韦都没看出来这点,荆韦憨厚朴实,基本没有可能领悟出其中的关键。史阿虽然机敏,但官场上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这种不为人知的事情,自然也是看不出来。

    眼看着韦驹的那个心腹又把刀举起来了,这时候又有一个家奴窜了出来,说道:“庄兴书房的书案有夹层!重要书信,很可能就在那!”

    韦驹跟姜泫对视一眼,彼此都有九分确信那些个书信必然在那里!

    那个心腹得了韦驹的指使,立刻亲自到书房搜查,过不多时,果然搜出了两封帛书。韦驹接过帛书,逐一扫了一遍。

    第一封帛书是三十五日前寄来的,主要就是问候了一下庄兴,叙了叙多年未见之情,并说最近可能在酸枣要做一笔生意,让庄兴帮忙照顾照顾。

    第二封帛书是二十一日前寄来的,是说这笔生意暂时由送来这封信的人处理,并说是张让也很关心这笔生意,具体事宜让庄兴与送信人商量。而这个送信人,韦驹猜测,很可能就是王乔了。

    韦驹又看了一眼帛书下面盖得张纶的私印,将两份帛书叠好,小心地翼翼放进了怀里。在他看信的时候,姜泫也一直在关注着他的表情,但韦驹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姜泫也没看出来什么。

    韦驹见姜泫正在打量着自己,微笑着对姜泫说道:“伯霈啊,天色已晚,此间事情已了,你我这就回去。我为姜公故吏,又与伯霈第一次相见,我摆个家宴,你我小酌几杯,再去馆驿休息,如何?”

    姜泫摆了摆手,说道:“县里出了这样的事,韦君今夜定有许多公事要去处理。再者我三人也是劳顿了一整天,史阿伤还未愈,须得早些休日。还望韦君勿怪,明日泫再上门叨扰,到时不醉不归。”

    “嗯,也好,也好,不日便是端午佳节,到时再聚无妨,”韦驹今晚确实有的忙活了,他听姜泫提起了史阿有受伤,就知道站在姜泫身后那个用绷带绑着肩膀、吊着胳膊的人就应该是史阿了。他观史阿短小精干,但器宇不凡,站在另一边的那一个也是高大威猛、臂壮腰圆,便问道:“也是我冒昧,竟然还没问过这两位壮士。”

    姜泫叫史阿和荆韦站出来,向韦驹行礼,自己则介绍道:“这位是史阿史子泰,河南雒阳人,师从名剑王虎贲,如今虽是年少,但也是威震京畿的豪侠。这位是荆韦荆易之,贵县枣阳亭人氏,身手亦不在子泰之下。此次手刃王乔,多赖此二人,子泰的伤,也是为王乔所伤。”

    韦驹点了点头,邀请道:“二位皆忠勇之士,来日家中设宴,二位也务必同到舍中小酌。”

    史阿和荆韦对视一眼,齐声应道:“不敢不到。”

    姜泫心中一笑,韦驹是什么人,是孔孟门生、朝廷命卿。未入仕的时候,也从未听过韦驹有什么喜任侠、好结交的名声,倒是出了名的伏膺儒教的博学君子。入仕之后,特别是如今身为一县长吏、百里之尊,恐怕最反感的就是这些个以武犯禁的游侠,无论是锄强扶弱、广施恩德,还是横行一方、为祸一地、包藏罪逆,都是官吏们方案甚至打击的对象。何况韦驹身负韦、姜两家家学,儒法并重,更是对游侠一辈深恶痛绝。但韦驹竟然要邀请史阿、荆韦一同赴宴,还是家宴,很明显都是冲着姜泫来的。

    姜泫也不说破,跟韦驹又说了几句话,便告辞离开了这血污之地。跟着两名县卒去馆驿去了。

    馆驿,也就是客舍。开汉以来,传递文书信件用车叫传,用马叫驿,步行叫邮,统称为置,除了特殊的通信渠道,绝大部分的置的功能是交给各地的亭承管的。在城中,特别是酸枣这种临近京畿的县城,都会设馆驿,除了传递文书信件,更重要的是供来往的人住。当然,这个年代能出门走动的,大多数都是官员了。

    到了馆驿,那两名县卒告辞回了县寺去了。管理馆驿的是置蔷夫,置蔷夫得了那两个县卒的吩咐,知道姜泫三人是韦驹的贵客,便单独开了一个院子供三人居住,还拨除了两个驿夫供使用。

    安顿好后,置蔷夫就告辞去布置酒菜去了,这个空档,姜泫和荆韦帮史阿换了药,史阿到底年轻精壮,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歇息不多时,酒菜便送了过来,先上来的是一盘凉菜和两坛酒,凉菜是蜜拌莲藕,也是较为寻常的甜品了。

    按照当时的习俗,三人便是一起吃饭,也该分实而坐,一人一案。但史阿、荆韦都是放荡不羁的游侠,姜泫也没那许多讲究,三人便围坐在一起,酒食也都放在主案上。

    两坛酒是不一样的,一个是红漆陶罐,泥封,一个是玉净瓷瓶,软木封口。姜泫将两坛酒都揭开,逐一闻过,暗道一声“好酒!”随后笑问道:“你二人可知,这两种酒的出处?”

    韦驹凑上前闻了闻,他与其说是好酒,不如说是好醉,再者见识有限,所以也没闻出个所以然来,史阿又凑上前闻了闻,指了指那红漆陶罐,一脸馋相地笑着说道:“此酒是中山冬酿,天下名酒,昔日我在雒阳就曾喝过,”又指了指那个玉净瓷瓶,“这瓶却是不知了。”

    “没错,这罐确实是中山冬酿,我少时在幽州我舅父处便喝过。至于这瓶,”姜泫指了指那玉净瓷瓶,侃侃而道:“我也曾喝过,今大司农曹巨高还在任大鸿胪之时,曾送过家祖一些,此酒不甚出名,确是天下间少有的美酒,名为九酿春。”大司农曹巨高,便是曹嵩了。

    史阿问道:“九酝春?名字不错啊”

    姜泫提起红漆陶罐的中山冬酿,又取过羽觞,一人倒了一觞,说道:“是啊,子泰方才道出这中山冬酿的酒名,那可知此酒的酿法?”

    史阿摇了摇头,笑了笑说道:“嘿嘿,我只知此酒出自冀州中山,至于酿法,却不知了,”接着又识趣地说道:“相比姜君定然知晓此二酒酿法,还望赐教啊!”

    “哈哈,先满饮此杯!”姜泫也是来了兴致,待史阿和荆韦也各自满饮酒干之后,这才又介绍道:“此酒酿法在于精细,八月桂花盛开的时节采桂花初酿,至冬至再掺糯米酒二酿,开春之后即可饮用。冬至一年之中最重,冬至之后,阳气上升,万物复苏,故此酒得名‘东阳’,又因主要在冬日酿制,也称‘冬酿’。”

    对于酒,史阿是有些见识,知道一些。荆韦可是浑浑噩噩只知道喝,但此时也是听到趣处,急忙又追问道:“姜君啊,那这九酝春又是如何来的啊?”

    姜泫还是又倒了三觞九酝春,三人也是具都满饮酒干,姜泫这才回答道:“此酒产自沛国,其中谯县为佳。此酒酿法颇为繁复,须得是寒冬腊月初二清曲,新年正月头一日冻解,用上好稻米滤去曲滓便酿。至于具体酿法,我却不知了。”

    史阿擦了擦嘴角的酒水,语气有些不自然,说道:“不想姜君识得如此好酒,却是来自那曹嵩!” (爱腐竹小说网https://www.ifzzw.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秋玦的小说江山基业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www.ifuzu.com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江山基业最新章节江山基业全文阅读江山基业5200江山基业无弹窗江山基业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秋玦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爱腐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