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卷 无垠大陆 第1章:石头的石头

拙剑 最新章节 第一卷 无垠大陆 第1章:石头的石头 http://www.ifzzw.com/281/281218/
  
  
    莽莽荒野,人迹罕至。

    一眼望去,旷野无边无际。高不过膝的杂草丛中,稀稀落落夹杂着各种不知名的灌木。

    烈日当空,炙烤着大地,把杂草灌木晒得直打瞌睡,微风掠过,草浪此起彼伏。

    炎日下的青草散发着淡淡的草香味。

    空气蒸腾热浪扑面的天地间,一个瘦弱矮小的身影渐渐清晰,奋力朝着前方疾跑。

    这是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年,身上乌衣脏兮兮的,袖口磨得油光可鉴。黑溜溜的大眼珠,镶嵌在那张没有巴掌大的小脸上,偶尔流露出灵动狡黠的神态,和年龄极不相符。

    少年左手握着一把匕首,右手紧紧攥着一块核桃大小的石头。

    这块石头形貌奇丑,表面有九个略大的孔洞,至于细小的孔及裂纹,则不计其数,密密麻麻的。

    少年年纪不大,身形却是颇为灵动,数个起落,便把身后充满狂暴气息的一群赤目獾,稍落远了些。

    许是跑得急了,他被晒黑了的额头上,几滴汗珠甩到了地上,更有一些顺着脸颊流到脖子,流到眼睛里,火辣辣的。

    他用衣袖抹了一把脸,脚下丝毫没有停顿,被这群发狂的妖兽追上,怕是数息间就把他撕扯成渣渣了。

    身后的妖兽不会说话,否则一定会大喊:“人崽子,哪里跑!”

    他觑机回头一望,铺天盖地黑牙牙一片,眸中尽是贪婪和狠戾,奔着“美食”狠命追过来。

    此时,怕是有数百颗心脏,也全都惊碎了。

    这是一群,相当于凡境一重,武师上品实力的妖兽!

    被追逐的,却是凡人少年,既没有凝出真气,也没开始修真。

    数量和实力的绝对差距,显示此少年惹了大麻烦――生死一线的灾祸。

    此刻,少年恨恨地在心里埋怨起二狗。

    “你只说,此招引诱赤目獾极佳,却没说……竟会惹来……这么多……漫山遍野。

    附近数个山坳里的赤目獾,估计全引来了。”

    埋怨归埋怨,却并不影响友情,毕竟,二狗是很少几位,可以和自己共有秘密的。

    当然,重要的秘密,连二狗也不能说。

    看来,

    今天的猎獾计划,算是……彻底失败了。

    眼前要担心的,是会不会被这群体型娇小,却异常凶猛的獾反猎杀。

    下次,如果还有下次的话,还是要……再想个妥帖的安全之策。

    引少了,不过瘾,引多了,却是引火烧身,断送小命。

    这个少年小名叫石头。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刚刚出生那会儿,手里就攥着这块多孔石头,“奶妈”因之随口起乳名叫石头。

    刚出生就记事?

    当然!

    这既是他略有烦恼,又小得意的“大秘密”之一。

    回头瞄一眼又远了些,却依然穷追不舍的这群妖兽,暗暗心头发狠:不用多久,必饮尽尔等鲜血。

    石头自己当然不饮,可石头手里的石头饮。

    用妖兽充满狂暴灵力的血,饲喂手里的小石头!

    石头估算了一下:体力、距离、速度,以及其他因素,最终被人发现前,应该可以甩掉这群锲而不舍的狂暴小妖们。

    自己离开城门太远了,这么跑下去,哪怕天黑,也回不了城。

    不知跑了多久,石头再次回头,却还有三头在追,剩下的,应该回头是岸了。

    石头四顾打量,自己在此地动手,应该不怕被人觑见。

    他霎时刹住身形,握紧匕首,回头迎上去。

    三头赤目獾被惊得一愣,回眸一扫,背后还哪有其他獾兄獾弟。

    不过此妖兽,灵智低下,大无畏的纠缠劲,却似平头哥般狠戾,竟是不死不休的架式。

    这三头獾,甚至没用商量,本能驱使它们逞犄角之势,围拢这名透着危险气息的小小人类。

    石头霎时感觉到透体的冰寒,每一寸空间,每一缕空气,都死死地冻结了一般。

    自己周身,瞬间煞气十足寒气逼人。

    为破此僵局,石头不及考量应对战术,简单粗暴便好。

    一头用身体硬抗,一头用斩灵飞刀偷袭,另外一头,用匕首突袭。

    石头再次约莫自己斩灵飞刀的杀伤力,瞬发斩向最强壮的那一头扁头哥。

    他的计谋是,先解决掉最强的,后两头,收拾起来就相对容易了。

    斩灵飞刀存于识海里玉玦中,无须真气激发,神识一念之间发出,无声、无色、隐蔽,来无影去无踪,是石头隐匿的杀手锏,连二狗都没敢告诉。

    都说人非生而知之,此物却是生而有之。这大秘密让人知道了,以他小小年纪,根本解释不清。

    一击命中!

    飞刀精准无比插在赤目獾一只眼眶中,鲜血汩汩喷出,扁头哥却并没有倒下。

    斩灵飞刀对神识杀伤力更强,肉体杀伤力却一般。神识受创,傻缺不怕更傻些,飞刀及眸,更激发了它狂暴的战斗力,竟一獾当先,更凶猛了。

    看来,还是要有些战术。

    石头蓦然间冲入包围圈,和身冲向了这头独眼哥,身匕合一,刺向了对方左肩。

    擒贼依然先擒王!

    赤目獾虽然有些不死不休的韧劲,攻击力却并非强悍,只是身形灵活些,这头独眼獾虽然陡然间剩下独目,还是一侧肩膀,躲过了匕首。

    石头就怕它不闪,正等着它这侧身弯腰一躲,身体趔趄力尽时,顺势一挥匕首,一道耀眼的锋芒从这头赤目獾眼前掠过。

    一条血淋淋的伤口,划在两只眼睛上,血倏地喷涌而出,独眼獾的世界,瞬间黑暗了。

    此时,石头的身上,已经被另外两头赤目獾的利爪撕裂了五七八条口子,血流如注。

    石头急退,令瞎眼的獾失去目标。

    以石头目前能用的神识之力,斩灵飞刀还要好久,才能发出第二次,并且一次只能发出一把。

    石头拼着受这头赤目獾两只爪子强力撕扯自己肩头的刹那,手中匕首奔着它腋下狠命一刺。

    这种硬碰硬的战法,是目前石头所能想到最高效,也最安全的手段。

    其一,有神秘内甲,护住周身要害,不致丢命。

    其二,气海中藏有一颗拥有狂暴能量的神秘珠子。

    噗!

    匕首在赤目獾腋下应声而入。

    赤目獾身形略小,这一刺的诡异角度,竟然刺中了心脏。

    当然,这是石头前世对人体及妖兽的身体结构无比熟悉的结果。

    噗通!

    此獾轰然倒地。

    仅剩下一头在攻击自己,就好办多了。

    赤目獾身披刺“披风”,全身除了眼睛、腋下等几处薄弱部位,寻常刀剑刺不透坚硬的外甲。

    看到两个“同伴”相继失明、倒下,剩下这头,不愧赤目之名,杀红了眼,张牙舞爪冲了上来,嘴爪并用,赤目獾之“伶牙俐齿”,却是“凌牙厉齿”。

    石头毫无惧色正面冲撞。

    只是,在双方马上撞到一起之前的刹那,石头倏地脚下一滑。

    摔……倒……了!

    然后。

    匕首阴毒地插进了对方的胯下。

    这里,自然是赤目獾除了眼睛之外,最薄弱的地方,比咽喉薄弱多了,因为脖子上,尚有“硬披风”。

    不过,这种撩阴招术,一般正人君子,实在不屑。

    在生死搏斗中,装正人君子,却是石头之不屑。

    他才十一岁多点,只是人子,不需正君。

    剩下那瞎獾并没跑出去多远,石头轻松解决了此獾。

    清理战场和收割战利品,石头做来轻车熟路。

    先取了赤目獾的内丹,再让多孔石头暴饮獾血,就见獾身上的血,拼命地往石头里钻。

    说来奇怪,这个不知道名字的石头,个头虽小,竟似内有乾坤,无论多少血,它都吸不够似的,吸完了血,小小石头,内部的灵力也不见狂暴起来。

    显然,仅仅三头赤目獾的血,满足不了这个大胃王。

    石头先收了这块神奇的石头,把獾身上几处适合人族食用的部分,割了下来,收到一个皮囊中。

    也收了“凌牙厉齿”,这是上佳炼器材料,价格不菲。

    他轻轻拍拍腰间另一个皮囊,问道:“亲爱的,睡饱了没,睡饱了就起来吃点零食,吃饱了,我们回家。”

    倏忽间,小小灵兽袋里,飞出来一只小小的飞兽,刹那间迎风暴涨,变成翼展长达数丈的巨型大鸟。

    她发现地上三头残缺不全的赤目獾,爪子踩住尸身,一口撕扯下一大块鲜肉,大快朵颐起来。

    须臾间,三头獾被吃个精光,除了一地獾骨头皮毛。

    挥翅一扇,省却了小主人清理战场。

    雪雕瞅一眼小主,看他满身的伤,心痛地摇摇头:“你不能让我省点心,看这身伤!”

    “雪雕姐,你越来越像唠叨的老妈了。”石头促狭地瞅了雪雕一眼。

    雪雕很享受“姐姐”的称谓,其他人,多称她“扁毛畜生”,遂一矮身子,让小家伙上去容易些。

    石头上了巨雕背上,数息间,安南城门便清晰可见。

    石头感叹,此雪雕,自己刚刚被追逐中,竟无法唤出,所以刚刚被追,只有拼死逃脱。

    雪雕在寻常飞兽中,速度也算极快的,现在体内有了八灵血脉,自是迅疾无双。

    “雪雕姐,放下我吧,让人发现了你不好。”

    “哼!”

    雪雕不以为然哼了一声,却也听话地降到地面,自己进了兽袋继续酣睡。

    石头踱着四方步,慢慢进了安南城西城门。

    “石头,你又一个人出去打野了,也不怕被野外妖兽叼了去。”一个守城的老者和他相熟,调侃到。

    “你孙子被叼走了,也轮不到我。”石头偷偷塞给他一块鲜獾肉,嗤笑一声,离开了城门。

    这种勾兑关系的事,好像他三两岁,就很娴熟了。

    顺着偏僻的巷子,过了几条街,就到了伯爵府附近。

    石头觑个空档,偷偷从后门溜进去,七扭八歪,闪进了后院一个简陋的偏房。

    “妈,我回来了。”

    石头看到正在院子里劈材的女人,亲切地喊道。

    “和你说了一万次了,不许喊我妈……”被喊妈妈的女人,紧张地左右瞅瞅,压低声音劝道。 (爱腐竹小说网http://www.ifzzw.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紫瓜东来的小说拙剑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www.ifuzu.com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拙剑最新章节拙剑全文阅读拙剑5200拙剑无弹窗拙剑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紫瓜东来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爱腐竹小说网